欢迎来到哈尔滨玉版师制衣厂官网!
13796007476

主页 > 企业新闻 >

哈尔滨工作服定制阅读夹缝求生的中小纺企:广州十三行、杭州四季青、中大……

发布时间:2020-04-07 15:45

          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作服定制              哈尔滨玉版师服装厂的官网
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目前各行各业大多数依旧处于停滞阶段,纺织服装业也是如此。从纺织业来看,目前江浙地区已有少量企业从10号开始已经复工,但大多数企业处于谨慎考虑,仍然处于观望阶段。

  我们都知道,纺织行业最终还是服务于服装行业的,纺织人士还是很关心此刻服装业的现状。那么今天我们来看看,疫情之下,服装行业的百态。

  广州十三行和四季青作为中国最大的一级服装批发城,在疫情的影响下,目前也处于停业状态之中。据悉,广州十三行目前通知的开市时间从正月十七(2月10日)推迟到了正月二十八(2月21日),杭州四季青开市时间也延迟至3月1日。

  十三行一档口的老板坦言,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下,春季服装压仓卖不动,店铺无法正常开业,损失五六十万是正常的,而那些在广州拥有两三个档口的老板,损失数目将要达到上百万。

  我们都知道,十三行和四季青的档口可以说是寸土寸金,而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冲击了正常的经济秩序。这时候本是春装卖的火热的时候,但是现在却异常冷清。就算可以进行线上买卖,但是物流并未恢复正常,让很多进货和零售的人都比较谨慎。这个春节,给档口老板的压力,就来自库存和租金。

  亏得飙泪!广州中大纺织城停摆,商户每月损失100万!

  “这次疫情影响很大,我家在中大档口,一年租金就有20万,现在中大纺织城还没有开市的通知,无限延期,每一天都很焦虑。”

  2月10日,是广州很多企业复工上班的日子,但是这里面并不包括小陈。

  小陈在中大纺织城五凤一区有一个档口,年前一个月做100万来的生意很轻松平常。如今一直不开工,2月份损失能有100来万,今年一季度算是泡汤了。

  “现在就算是手里有订单也没有用,没有工人来,大家都做不了。”

  你们还能坚持多久?

  “如果疫情6月份褪去的话,我手里的现金流能坚持到,就是损失很大。”

  位于海珠区的中大纺织是广州湖北籍务工者最多的区域之一,超过5万多名来自湖北的制衣工,档口老板集中在这片城中村,所以这里也就成为了广州疫情防控的重点区域。

  早在2月5日,中大国际创新谷管理服务中心就发出了关于中大纺织商圈不限期延迟开市的通知。

  2月11日是石狮市三大印染集控区企业开工的时间。

  当日上午9时许,祥芝镇下村干部及大堡村委会相关负责人,便前往辖区内的石狮市金得盛漂染织造有限公司,再次对该公司的疫情防控制度落实情况进行检查。

  该企业行政厂长周平波告诉记者,目前返厂的员工有50多名,按照复工安排规定和部署,他们已经逐个对员工进行体温测量、返厂线路报备、个人详细信息登记等。同时,一方面提高清洁频率,每日重点对厂区、电梯间、开关等进行消毒消杀,并设有专用垃圾桶回收废弃口罩。另外一方面也鼓励员工打包就餐,避免大规模聚集。

  石狮市金得盛漂染织造有限公司行政厂长周平波:第一个员工来了先登记报名,报名之后我们先给他量体温,体温正常了才允许入厂,入厂以后到人事部进行第二遍登记,登记以后再把这个名单送到镇政府去。第二个就是把员工先安顿下来,有的员工是在大堡村里边租房子住的,协助员工给他们办临时的通行证。

  周平波表示,生产方面就是去年还有一部分订单没有完成,等待员工来了以后就先把去年没有完成的订单先做一部分 ,目前公司恢复生产的各项准备工作都在有序进行中,但眼下疫情防控工作仍不可松懈,为此他们也会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基础,适时调整生产经营计划。

  据悉:大堡印染集控区共有企业30多家,根据要求企业在错峰开工期应满足开工条件,比如员工健康情况监测正常,疫情防控措施落实到位。因疫情导致生产订单超期或临近违约期等,方可向所在镇(街道)申请报备。

  2月10日,正式复工前,佛山市致兴纺织服装有限公司已经将所有员工进行排查和划分,通知在疫情发生地的员工暂时不要返回。

  佛山市致兴纺织服装有限公司的厂长欧阳晓介绍说:“我们的员工现在基本上是厂区、宿舍、食堂三点一线,一律不允许在宿舍、车间甚至是岗位上互窜的行为,并且提醒他们尽量用手机沟通工作,减少员工之间面对面的接触。”

  四川意龙在完成国家、省、市和地方政府对工厂复工要求的申报和审批后,结合实际情况,做好公司内部的防护和消毒工作。实施对返厂员工进行来源地登记,体温监测记录,红外线消毒等,必要时进行隔离观察,密切注意员工的健康情况,开展疫情的宣传教育和推广工作。为员工提供口罩和消毒用品,不定时对员工的工作区和生活区进行全面消毒,保障每一位员工拥有安全、健康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意龙的员工们及时调整自己,第一时间参与到工作中,积极复工投产,优先生产疫区所需医护面料,满足疫区医疗物资生产企业的面料供应,为抗疫尽一份绵薄之力。

  据了解,意龙集团自主研发、生产的精品医护系列产品,分别为医护专用面料、手术室专用面料、病员服专用面料等,由于此产品的特性及应用领域,能为此次疫情奔赴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提供所需防护服的面料支撑。

  2月11日,为贯彻落实《关于做好全市企业复工和疫情防控工作的实施意见》(绍市防控办〔2020〕21号)精神,深入做好绍兴市工业企业平稳复工和疫情防控工作,市经信局组织三个工作组,分赴各区、县(市)调研指导工业企业复工防疫工作。市政府邵全卯副市长带队第一工作组调研嵊州市、新昌县,市政府副秘书长施新民,市经信局副局长金毅陪同;市经信局、人社局有关处室负责人参加调研。

  在嵊州,邵市长一行先后走访了盛泰服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加佳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入了解企业开复工情况和企业防疫工作,要求企业落实主体责任,把握好复工复产和疫情防控的关系,在做好员工管控的基础上,尽快复产达产。

  2月12日,微信朋友圈、印染微信群流传一份绍兴市新发布出《关于进一步做好省外返工人员管理工作的通知》,积极部署复工复产。

  对江苏、浙江主要印染生产基地的调研数据显示,部分规上企业又符合复工条件的已于2月10日开工,其他符合条件的规上企业预计在2月25日之前陆续恢复运行,规下企业开工时间或推迟至2月底或3月初。但是实际复产情况仍需根据员工到岗情况进行调整。

  首批复工纺织企业不足1/3,中小企业夹缝中求生存

  疫情防控阶段的渐进式复工是需要政府与企业共同面对的挑战

  昨日,山东、无锡、江苏、福建、河北、上海等地区纺织工厂陆续开工生产,主要涉及原料、纱线、面料、坯布、化纤等。

  2月10日开工日来临,疫情仍在持续,经过棉棉网工作人员调研:部分纺织企业昨日已经开始陆续复工,但是还有许多企业复工之路依然困难重重。

  “不过,疫情原因,有一些厂区从年前到现在都没停止生产,比如杀菌湿巾、洗手液,还有部分转产防护服等产品。

  同样南通一家面料工厂向棉棉网反映:目前外地员工无法返岗。工厂所在地区也发布了通知,外地务工人员一律不准入内,并严格限制辖区内车辆和人员出入,同时,通过多方面沟通,一些外地员工的老家也遭封城、封路,无法顺利返程。工厂在开工的时候会先组织本地区的工人复工,先开工慢慢的恢复产能。

  除了人手不够之外,防护物资不足的问题也直接限制了企业复工。在棉棉网微信群里看到最多的就是寻找防护用品,尤其是口罩。纺织行业属于传统制造业不同于互联网公司,销售部门还可以正常接单,但是一线工人根本无法实现远程办公。纺织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的传统行业,在疫情持续期,空间密闭、人员密集、接触频繁的工厂生产线,防护难度尤其大。“很多企业家都担心一旦出现疫情风险就是灾难性的,企业无力承担,可能就直接倒闭了。

  除了前期防护准备之外,中小实体企业更大的复工难题,原因大家基本上都知道,一家工厂不可能是全产业链从原料到成本,大部分都是产业链的某一个环节,不论是采购还是销售地区都是全国各地,本地区可能已经开工,但是其他的地区则是在延长复工时间,上下游不对等,整个产业链根本运转不起来。

  “现阶段,疫情防控仍然是第一任务。”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颜色表示,国家政策需要在疫情防控和复工恢复经济的两者之间保持一个平衡,必须第一位保证安全,“总体上,疫后复工将是一个非常渐进的过程,第一批复工企业的比例很难超过1/3”。

  工人进不来,企业怎么复工?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封城时围观的你有狂欢,回城复工的你就有多难。

  湖北仙桃在防护服和医用口罩生产领域具有优势,口罩年产量约108亿只(后改称为各类口罩年产量108万只)。公开资料显示,仙桃是中国口罩的重要生产地之一,但多家工厂早已放假,目前处于停工状态,只有少数工厂恢复生产。

  虽然有工厂给工人开出870元/天的高薪,但是由于封城、疫情不断发酵等因素,工人仍然难以就位复工。仙桃市一家生产口罩的小微企业相关负责人小冯,所在的工厂早在1月中旬就已放假,按照当地的民俗传统,工厂一般是正月十五(2月8日)后才开工,可目前仍五开工迹象。

  “上班还是要等工人,如果工人不来,我说上班也没意义。如果说工人是远一点地方的人,现在回去了,路也封了,也回不来。”小冯说。据报道,湖北省包括武汉和仙桃在内的多个地区已实行封城措施。

  “工厂很多工人老家在农村,因封村而无法返程的人很多。很多外地车辆直接不能下高速,直接被劝返。

  一边是不准出,一边是不准进。

  随着节后复工期临近,自2月5日起,浙江、江苏、广东等多地陆续发布通告,要求对非本地牌照非本地户籍的车辆人员劝返,尤其对湖北、湖南、安徽、江西、河南、广东等疫情重点地区的外来务工人员,一律劝返。

  2月7日,无锡市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期间外来人员流动管控的通告”。这则通告还警告,上述人员擅自来锡的,一律劝返;不听劝返的一律按照《关于依法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通告》有关规定严肃处理。

  这则通告的合法性暂且不说,如此劝返也只是不想被无形的外来病毒侵犯。

  现在很多复工的纺织企业,都需要签疫情防控承诺书,保证风险和责任自担。 “说实话,企业不敢担责,也担不起这个责”。

  严控企业复工后的疫情风险,是政府与企业的共识,但企业将防控措施落地的难度仍然很大。目前,已有多地发布通告,要求复工企业准备充足口罩、消毒水、防护服等防护物资,签署疫情防控承诺书,经审核通过后方可复工。

  2月11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秘书长丛亮表示,目前除了湖北以外的地区正在逐步复工复产,企业要配备消毒液、体温枪等物资,为职工配发口罩等防护用品,切实保障职工的合法权益,未休假的工资报酬应该按照有关的政策保障落实。

  而企业面临的难题是,正值防护物资紧缺,去哪儿筹备?“消耗最大的口罩,现在是给钱也买不到。”大多数工厂平时没有储备,现在也没有批量购买渠道,“没有防护物资,就不能开工,也不敢开工”。

  中小企业夹缝生存

  疫情持续,复工困难,现金流压力下,已有一批中小企业开始逼近生存红线。

  加工制造业的小微企业同样面临生存危机。即使只经营一家中小型日化工厂,郑龙也要面临每个月30多万元房租,60万元工资的固定开销。由于不具备医护物资生产资质,他的工厂并不在第一批复工企业之列,他不得不将复工日期一再推迟,已经推到了3月1日。

  “零营收,一个月还有近百万元的成本支出。现在完全靠前几年经营攒下的老本在倒贴,“再这么下去,撑不过两个月”。

  房租和人力是成本的两大头。现在园区有几百家中小企业,由于厂房属于民营,他们不仅没有享受到国企厂房租金减免的优惠,还要负担每年房租5%的涨幅。“中小企业很难实际得到租金减免政策的优惠。很多园区已有多家企业主表达了减免租金的诉求,也没得到回应”。

  相比之下,中小企业老板把减负的希望更多地寄托在人力成本的减轻上。自2月7日起,人社部发布12条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意见,地方很快跟进,在多个条款中均表达了对企业当前困难的深切理解,支持困难企业与员工协商工资待遇,也考虑到了企业“不得不裁员”“员工坚持不返岗”等特殊情况的处置。

  疫情期间有的地方出台了“延迟复工期安排在家工作的需要支付双倍工资”“员工在家看孩子工资由企业承担”的政策,令企业压力倍增,“希望政府能真正看到企业的难处,提供真真切切的帮助”。

  根据多地发布的复工指导文件,第一批复工企业大多为疫情防控必需物资生产的相关企业,之后会逐步推进其他工业企业、服务业企业、建设工程企业的复工。

  疫情防控阶段的渐进式复工,是需要政府与企业共同面对的挑战。“3月1日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颜色预测,若2月底尚未复工,大批中小企业会逼近生存红线。按照市场规律,当第二产业基本复工半个月至一个月之后,市场逐步稳定,需求开始反弹,第三产业才能逐步恢复正常秩序。“餐饮、娱乐、服务类等第三产业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第三产业直接受到市场情绪影响,被迫停业时间长,生存压力大,生存形势更加严峻。”

  但在疫情迎来真正的拐点之前,防控疫情仍然是首要任务。“防控疫情是一切工作的前提。”颜色表示,待疫情局面稳定,国家自然会为广大中小企业出台更多优惠政策,包括税收、信贷、低息免息等,“政策会逐步出台和落地,但在防控疫情的攻坚阶段,仍然需要企业自身抗住压力,活下去”。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294514-1.html

哈尔滨工作服定制                         哈尔滨玉版师服装厂

20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