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尔滨玉版师服装厂官网!
13796007476

主页 > 企业新闻 >

哈尔滨工作服2020年,奢侈品界的最佳收购对象是这13个

发布时间:2020-04-23 14:45


prada

               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作服               哈尔滨玉版师服装厂的官网
       不依赖大集团而独立运作的品牌,还能在奢侈品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吗?

  2019年底,路威酩轩集团(LVMH)以162亿美元购入美国珠宝品牌Tiffany。此举不仅刷新了业内收购记录,也进一步表明了大集团在市场中的实力与日俱增。投资组合中的奢侈品牌越多,集团在制造、分销、人才招聘和零售房地产方面的优势就越大——这给试图获得竞争优势的独立企业带来了更严峻的挑战。

  然而,随着奢侈品市场不断涌现各类并购案,具有吸引力的目标企业也寥寥无几。有的品牌难以适应被网购、电商和数字化传播重新改写的奢侈品新行规,未来的退出前景将更加暗淡。

  金融咨询公司Savigny Partners LLP的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Pierre Mallevays表示:“那些要用投资来证明增长潜力或形成盈利能力的品牌,不仅要面临投资者减少的问题,达到估值预期也更难了。”

  但对于容易与买家业务相结合的“冠军资产、数字领域明星或附加收购”,则将继续吸引投资者的关注,并获得高估值。

  云集众多奢侈品牌总部的意大利,有很多家族品牌与工厂密切合作,至今依然保持独立运作,或由创始人和后代执掌大权——比如普拉达集团(Prada)、Brunello Cucinelli和菲格拉慕集团(Ferragamo)。奢侈品分析师Mario Orteli认为:“这些品牌的知名度往往远高于目前的营收。”

  投资者正在寻求拥有深厚文化历史、可激发全球共鸣的品牌,希望能让它们减少对潮流的依赖,免受即将来临的代际变化影响——这可能会让原本坚持独立运营的持有者,逐渐开始接受出售品牌的想法。

  不过,在意大利以外的地方也有吸引人的奢侈品资产。BoF携手专家作出了预测,一起来看看今年有哪些奢侈品牌最有可能被收购,哪些扑朔迷离的合并案可能会加快步伐。

  Prada

  营收:据路透社预计,2019年营收3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现价247.36亿元),高于2018年的31亿欧元。

  优势:就在6年前,这家顶级意大利独立奢侈品集团的营收业绩还能和Gucci不分伯仲。但从那以后,Gucci的营收翻了不止一倍,Prada的营收却缩水了。不过,Prada仍然是全球最受认可和备受尊敬的奢侈品牌之一,买家可通过优化电商业务和产品品类来提振Prada业务。随着设计师Raf Simons与Miuccia Prada即将出任联合创意总监,新设计很可能会打动奢侈品顾客的芳心——如果品牌能得到合适的分销、营销与销售战略的支持。

  Prada在美妆领域也有发展机遇。去年12月,该品牌与欧莱雅集团(L’Oréal)签署了一项新的许可协议。协议将于2021年1月起生效,Prada由此将结束与Puig集团的合作关系。

  劣势:Miuccia Prada和Patrizio Bertelli夫妇似乎对于短期内出售公司的想法兴趣不大。该公司在香港上市,两人合计持有80%的股份。他们的儿子Lorenzo Bertelli于2017年加入公司,担任市场营销与传讯部门主管。此举表明,这对夫妇仍希望由家族掌管企业。

  此外,买家将有大量工作要做。Prada的营收从2016年的35亿欧元降至2019年预估的32亿欧元,股价也从2013年的峰值遭遇腰斩。“这需要时间,而不是关注短期业绩提升而带来的压力,”花旗银行分析师Thomas Chauvey谈及该公司时表示。

  Burberry

  营收:据路透社预计,在截至3月31日的财年里,公司营收可达27亿英镑(约合人民币现价241.13亿元),与上年持平。

  优势:这个英国传统品牌是市场中为数不多的大型独立品牌,有望成为买家心目中获利丰厚的投资标的。尽管该品牌规模颇大,其财务结构却有助于简化未来的交易流程:股票100%属于公开交易,因此买家需提供可说服大多数股东的交易价。经董事会批准后,收购流程将进一步得到简化。

  劣势:Burberry尚处转型期,所以需要多加关注最新变化。Ortelli指出:“这不是一个市场定位处于最佳状态、能‘即插即用’的资产。”

  2017年11月,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启动了一项向高端市场进军的多年期计划。这一战略专注于可创造高营收的皮具产品,而这部分目前仅占Burberry业务的40%左右,远远低于Louis Vuitton、Gucci等行业大鳄。

  首席创意官Riccardo Tisci在2018年加入该品牌,虽然他创作的系列颇受明星欢迎,但并没有像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刚上任时创造了轰动效应。到本财年末,Tisci的设计将占Burberry市面系列的80%,可进一步观察其作品的表现。

  Mytheresa

  营收:截至2019年6月的财年里,收入为3.7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现价29.14亿元),同比增长 25%。

  优势:Mytheresa是这份名单唯一的多品牌零售商,目前已实现盈利,且在持续增长,EBITDA同比增长50%。相比一些资金雄厚的竞争对手,这家隶属于尼曼·马库斯集团(Neiman Marcus Group)的公司在成长管理上相当谨慎。2020年2月,公司传出首次公开募股意向,网站估值达5亿美元,有望协助陷入债务困境的母公司偿还一部分债务。Mytheresa是从德国慕尼黑的多品牌零售商Theresa剥离出来的品牌,这对开云(Kering)或LVMH等大集团来说,或许也是一个定价合理的投资标的,尤其是LVMH一直在努力打造旗下电商平台24s,望能和Net-a-Porter一较高下。

  劣势: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多品牌零售商都面临着诸多挑战。该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几十家产品雷同的公司往往要争夺同一类型的顾客,甚至出现“竞次现象”:零售商在传统销售季开始前的几周就开始竞相打折。与此同时,Gucci、Prada等大品牌正在向自营电商投入更多资源,由此会阻碍多品牌销售商获得热门货源。但Mytheresa的规模不大,如果被收购,可能还有机会尝试其他商业模式,或可转向特许经营。

  Moncler

  营收:据路透社预计,2020年营收可达1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现价139.13亿元),高于2019年的16亿欧元。

  优势:Moncler正在快速增长。2019 年销售额增长了15%,EBITDA利润率增长了35.3%。在产品品类上还有一定的增长空间。

  “该品牌已跻身外套领域的领军者行列,也有机会进入新产品市场、开设门店和打造内部的电商平台,”Ortelli认为。

  Moncler在2018年启动了“Genius”战略,携手一系列热门设计师与品牌合作推出限量联名系列,吸引了更多新顾客,尤其是Z世代和千禧一代——这些群体占到品牌顾客总量的40%。有传闻称,该战略也让一些买家产生了兴趣。Moncler据报曾在2019年12月接洽开云。但品牌首席执行官Remo Ruffini和开云首席执行官François-Henri Pinault后来均表示,双方未考虑做任何交易。

  劣势:当下不是发起收购的好时机。Moncler股价去年上涨超过30%,目前估值超过100亿欧元,买家在收购时需付出很高的溢价。试想,新买家要从品牌获得多少价值,才能让如此昂贵的交易显得物有所值呢?此外,Ruffini已习惯了独立运营业务,他本人持有股份超过22%。

  Brunello Cucinelli

  营收:据初步估算,2019营收为6.07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现价46.98亿元),高于2018年的5.53亿欧元。

  优势:该品牌推出的现代休闲羊绒夹克和外套深受巴黎、硅谷等地富裕客户欢迎,并且拥有一批狂热的追随者。该公司在2012年上市,股价曾在2019年上扬,但现在的股价基本与上市之初持平。

  劣势:Brunello Cucinelli家族拥有公司大部分股份,而且似乎对出售公司的兴趣不大。公开上市两年后,创始人将他的股份转移至一家信托基金,以此“让他的女儿受益,确保他未来能持续开展慈善事业”。

  Salvatore Ferragamo

  营收:据路透社预计,2019年营收可达1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现价108.21亿元),高于2018年的13亿欧元。

  优势:这个意大利传统品牌拥有强大的品牌DNA,尤其是在贡献了超40%营收的鞋履品类。同时,该品牌同样正实现不断发展,手袋和皮具收入占总收入的40%。

  近年来,Paul Andrew从女鞋部门主管晋升为整个品牌的创意总监,并有效提升了品牌形象。

  劣势:Micaela Le Divelec Lemmi自2018年担任首席执行官以来,尽管始终不放弃努力重振公司士气,但品牌依旧动能不足。该品牌曾在2019年上半年出现复苏迹象,但以恒定汇率计算,第三季度营收又下降了3.6%。

  2018年10月,Salvatore Ferragmo遗孀Wanda Ferragamo离世(在丈夫于1960年去世后,她领导公司实现了扩张)。外界纷纷猜测,创始家族可能会对出售公司持更加开放的态度,但其子、公司董事长Ferruccio Ferragamo在2019年2月否认有任何出售意向。

  Ermenegildo Zegna

  营收:2018 年的营收为1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现价92.75亿元)。

  优势:这个由家族运营的意大利男装品牌成立于1910年,最初以面料厂起家,拥有强大的制造能力,目前同样是其它男装品牌的面料供应商。近年来,公司加强了供应链建设,投资研发出了创新面料。随着越来越多奢侈品牌都在力争向生产线上游进军,这成为品牌的一大重要优势。Ermenegildo Zegna目前由第三代家族成员Gildo Zegna与艺术总监Alessandro Sartori执掌,拥有很强的品牌知名度,并有机会在男装之外实现多元化发展。

  劣势:随着新一代顾客对正装逐渐失去兴趣,转而青睐更休闲的造型,Zegna这样的西装制造商正面临不小的挑战。该家族未表达过出售意向,但实际上早已投身并购市场:2018年将美国时装品牌Thom Browne收入麾下。

  Missoni

  营收:2018年营收约1.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现价11.59亿元)。

  优势:得益于与大众市场品牌的联名计划,该品牌的针织品和“之”形印花建立起了很强的品牌知名度。2011年与塔吉特百货(Target)推出联名系列时,塔吉特网站曾一度因流量过大而崩溃。

  劣势:Missoni家族继续持有大部分股份,但私募基金FSI Mid-Market Growth Equity Fund也在2019年收购该公司41.2%的股份,并打算扩大企业规模,因此公司可能在几年后才会开放出售。

  The Row

  营收:据市场消息人士透露,该品牌的年销售额在1到2亿美元之间(这家私营公司很少接受媒体采访,未披露过营收数据)。

  优势:该品牌的核心业务是成衣,并且积累了一批狂热粉丝。由于Celine已不再延续设计师Phoebe Philo执掌品牌时代的低调、高级、简约的美学,The Row将有望成为这一市场的领军品牌,与开云旗下的Bottega Veneta较量。尽管The Row的鞋履和皮具业务收入可观,但仍有很大增长空间,特别是在美国以外的地区。

  劣势:联合创始人Ashley Olsen和Mary-Kate Olsen姐妹早前从影视娱乐界获得了丰厚收入,因此从品牌创立之初就开始自筹资金。同时,她们似乎也不太需要得到大集团的认可和支持,因此收购过程的一大障碍就是要说服她们出售品牌。

  以下是列出的一些尚未可知、但或将加速实现的行业并购:

  历峰和开云集团合并

  营收:据路透社估算,历峰在2020财年营收可达148亿欧元,高于上一财年的140亿欧元,而开云集团预计在2020年可实现170亿欧元营收,高于2018年的159亿欧元。

  优势:分析师一直都在猜测开云和历峰或将合并,重新定义全行业,这或许是两大集团真正能与 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抗衡的唯一出路,尤其是LVMH收购Tiffany & Co.进一步确立其行业霸主地位之后。

  两大集团可形成互补效应:历峰是硬奢侈品领域的佼佼者,但在软奢侈品市场的成绩喜忧参半;而开云的优势在于时装和皮具。Mallevays认为两者的联姻将成为“游戏的改变者”。

  劣势:历峰和开云分属的两大家族——Rupert家族和Pinault家族,如果形成战略联盟,权力斗争在所难免;如果两者合并,Pinault家族很可能会占据优势地位,因为开云市值高达640亿欧元,而历峰约360亿欧元(截至12月31日)的市值相形见绌。另一大问题在于,历峰内部的股东结构复杂。历峰集团创始人Johann Rupert所持公司股份,要比Pinault家族在开云的持股比例低得多。

  Chanel

  营收:2018年为1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现价763.28亿元),高于2017年的96亿美元。

  优势:Chanel是全球最具价值的品牌之一。

  该公司在2018年发布了历史上首份财务报告,其庞大的规模令人惊讶,也让不少人猜测这或在释放信号寻找买家。一年后,与Chanel签订终身合约的设计大师Karl Lagerfeld去世,标志着一个重要时装时代的落幕,另一个充满潜在挑战的时代刚刚开始。

  Chanel品牌的持有者Alain Wertheimer、Gérard Wertheimer兄弟,或将希望为家族的第四代接班人保留这份资产(Chanel前任首席执行Maureen Chiquet在2016年离职,此后Alain Wertheimer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

  劣势:Chanel首席财务官Philippe Blondiaux去年接受BoF采访时表示,Chanel高层坚称不会寻找买家,也不准备IPO。

  Wertheimer家族的新一代接班人正准备接手,包括Alain之子Nathaniel Wertheimer,和Arthur Heilbronn(他是Alain和Gérard同父异母的兄弟Charles Heilbronn之子)。

  如果该品牌挂牌出售,买家将付出不菲的成本,业内消息人士估计高达700至1000亿美元。就算是LVMH也会望而生畏——除非Wertheimer家族也成为LVMH集团的重要股东。

  Ralph Lauren

  营收:据路透社预计,2020财年营收可达6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现价437.15亿元),与2019年持平。

  优势:该美国时尚巨头也是全球最知名的品牌之一,是名副其实的生活方式品牌,产品从亚麻桌布到晚礼服一应俱全。但公司也有进一步的增长潜力,特别是女装和国际市场。

  Calvin Klein、Tommy Hilfiger的母公司PVH集团可能是一个适合的买家。PVH集团首席执行官Emanuel Chirico在2019年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在寻求另一个收购目标。我们在寻找一个强大的品牌或品牌组合,将其叠加到现有的运营平台。”

  劣势:因美国批发市场萎缩,Ralph Lauren也在苦苦挣扎,缓慢适应不断变化的消费者偏好以及传播策略。首席创意官、创始人Ralph Lauren仍深度参与企业运营。

  阿玛尼集团(Armani Group)

  营收:2018年为2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现价162.27亿元),少于2017年的23亿欧元。

  优势:Armani与Ralph Lauren的情况非常相似,同是全球最知名的品牌之一。从红毯礼服到糖果店、餐厅和酒店,集团业务几乎无所不包。

  劣势:创始人Giorgio Armani是集团的唯一股东,并且表示坚决捍卫公司的独立性。由于他今年将满86岁,规划接班人的问题已迫在眉睫。这位设计师在2016年宣布成立基金会,旨在保护公司的未来,但这也加大了收购的挑战性。他曾表示,自己打算一直经营公司,直至离世。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295490-1.html

哈尔滨工作服                 哈尔滨玉版师服装厂

202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