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尔滨玉版师服装厂官网!
13796007476

主页 > 企业新闻 >

哈尔滨定做服装阅读「解读」沉沦中的拉夏贝尔,改名能否改“命”?

发布时间:2020-09-19 14:45

               欢迎访问哈尔滨定做服装                哈尔滨玉版师服装厂的官网
2017年9月A股上市,成为了拉夏贝尔(06116-HK,603157-CN)的***。

从市值逾160亿,到如今披星ST、H股甚至沦为仙股,拉夏贝尔仅用了三年。

A股上市时,拉夏贝尔曾意气风发地计划用A股上市所筹资金在三年内新建3000个零售网点。如今三年过去了,拉夏贝尔的线下门店从上市时的9,066个,缩减至2020年6月30日的3,667个。3000个零售网点的扩张成为狂想。

为何沉沦至此?是命?还是运?

拉夏贝尔的过去

1998年创立的拉夏贝尔,一开始是一家定位于大众消费市场的多品牌直营快时尚服装企业。

关键词为“多品牌”、“直营”、“快”。

多品牌,也就是利用多个品牌多个定位来贴合不同消费者层级的需求,这也是它一直被视为中国版“ZARA”的原因。

直营,意味着该公司直接控制和经营所有销售网络,好处是能以统一标准规范管理所有网点,提升销售服务品质,坏处是开店和经营成本高,不利于快速扩张。2017年A股上市时,拉夏贝尔除了2016年新推出的Siastella拥有6家加盟店外其余皆为全直营模式。

快时尚,表示存货周期短,存货跌价准备高,以流量促销售,薄利多销。然而相对于ZARA高峰时不到两周的存货周期,拉夏贝尔携优秀业绩A股上市时2016年的存货周转率为1.77,即周转期达203天,由此可见拉夏贝尔的快时尚并不“快”。

在2015年及以前,百货商场专柜是该公司最主要的线下销售渠道,其次为开设在购物中心或临街的专卖店。从下图可见,专柜和专卖店一直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

如何深陷泥沼?

这十年是属于电商的十年,当线上时尚成为时尚时,依托商场的线下服装品牌立时没有了立足之地。

鉴于其线下门店主要位于商场,当百货零售业日渐式微而让位于线上销售模式时,主要依赖线下渠道销售的品牌又能撑多久。而这一趋势在今年的疫情期间迅速加剧,ZARA实体店尚且难逃关店厄运,更何况拉夏贝尔?见下图,实体店的商品零售额增速呈向下之势。

你可能会说,拉夏贝尔还有线上销售。是的,拉夏贝尔通过天猫、唯品会及京东等主流电商平台销售,然而从上图可以看出,线上销售额的占比并不大,而当时公司的野心是大肆扩张线下门店,用线下门店来引流,可以想象前期开支会有多大。

当互联网经济已经全方位改变整个零售销售结构时,这些资本开支变成了永久的亏损。这或可归咎为“命”。然而,电商的发展并非刚刚起步,事实上在2017年其业绩的***之时,电商也已经进入成熟期,未及时依形势而变可能是该公司沦为今日之变的一个原因。

从其A股招股书可以看到,筹资用途大部分用于零售网络扩展建设项目(占近八成),包括三年内新建3000个零售网点,其余则用于新零售信息系统项目。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Naf Naf SAS的交易雪上加霜

1973年在法国创立的Naf Naf SAS主要从事女装产品及配售销售。

2018年4月,拉夏贝尔宣布出资2080万欧元(相当于1.68亿元***)收购其40%股权,理由是践行公司的多品牌策略,实现国际化发展。Naf Naf SAS于2016年9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期间的税后纯利为10万欧元,相较上一个财政年度为净亏损7.7百万欧元。此交易于2018年6月29日交割。

2018年11月27日,拉夏贝尔又宣布以3534万欧元(相当于2.86亿元***)收购Naf Naf SAS其余的60%权益,交易于2019年6月4日完成交割。

比较4月时公布收购四成股权的价格和其后收购六成股权的价格,可以发现在上一宗交易完成五个月后,Naf Naf SAS的价格贵了890万欧元(相当于7195万元***)。然而,在后一宗交易披露的信息来看,这家法国公司的业绩并没有好转,于截至12月末的2017财年净亏损达650万欧元,截至6月末的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为342.2万欧元。到截至12月末的2019年净亏损更达到5300.76万欧元。

两次交易合共代价5614万欧元,相当于4.54亿元***。这仅仅是开始。

2019年刚刚完成收购Naf Naf SAS,还未在欧洲大展拳脚,拉夏贝尔就面对法国政治环境变化对消费和市场的挑战。到2020年第1季,新冠肺炎疫情在法国持续蔓延,Naf Naf SAS的经营情况进一步恶化,最终当地法院于2020年5月15日对Naf Naf SAS启动司法重整。

2019年因为Naf Naf SAS的巨额亏损,拉夏贝尔已就此计提长期资产和商誉减值损失,导致归母净亏损增加4.43亿元。

2020年鉴于Naf Naf SAS的司法重整程序,将对拉夏贝尔的归母净利润产生负面影响。截至2020年3月31日,拉夏贝尔累计向Naf Naf SAS提供的经营性支持资金余额达到9613.56万元。

也就是说,钱还没赚到,投入的资金全都打了水漂,这构筑了它2019年22亿净亏损的一部分,而2020年或许还会因为司法重整的结果而再录得亏损。

交易遇上当地政治事件和疫情,也许可以怪运气不好,但在风险把控、交易尽职调查,最重要的是更宏观的业务布局(即专注于线下零售)方面,拉夏贝尔是否全无责任?

自救还来得及吗?

这几年拉夏贝尔也确实在尽力自救。2017年对专柜进行转型调整,2018年下半年开始在原有直营为主的渠道布局基础上推行联营、加盟等业务模式,2019年大幅缩减线下门店,停止新的投资,这些都是它的探索、尝试和改变。

行业的变化瞬息万变,2017年到如今,短短三年之间,电商的环境也已经发生了锐变,花样也越来越多,譬如纯粹的电商对于竞争异常激烈的女装零售来说已远远不够,直播带货成为这两年的新宠。不要说销售渠道,单是销售方式的潮流已经换了几季。

执着于线下的拉夏贝尔,落后的已经不是一两个电商时代。

9月初,拉夏贝尔宣布将线上业务由“企划设计-自主采购-平台运营-线上销售”的传统模式,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的新模式。前者掌控从设计到销售的整个环节,好处是能监控品质和销售,劣势是开支大。后者是将品牌授权独立第三方,收取品牌使用费。这一运营模式转变的直接影响是收入将显著下跌,但无需承担线上渠道库存风险。

也许是为了配合这一线上销售策略调整,拉夏贝尔变更了经营范围,增加了物联网技术服务、开发、IT运行维护服务、软件开发、互联网数据服务、品牌管理、企业管理信息咨询、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策划展示等等业务,并据此将公司名称由“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更改为“依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从拉夏贝尔的过往来看,线下零售商身出身,却发现正身处线上零售时代,是该怪它生不逢时,还是因循守旧缺乏机变?收购了法国企业,却刚好遇上该国的经济环境变化和疫情,是该怪它运气不佳,还是欠缺投资眼光?

这一切,或许并非“命”“运”二字可以逃脱,改名改策略后的“依新”能否“焕然一新”?交给时间解答。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10818-1.html

哈尔滨定做服装                 哈尔滨玉版师服装厂

202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