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尔滨玉版师服装厂官网!
13796007476

主页 > 企业新闻 >

哈尔滨服装厂阅读二手电商不会有大赢家

发布时间:2022-04-07 14:15

         欢迎访问哈尔滨服装厂             哈尔滨玉版师工作服的官网
二手电商近一年出现回暖迹象。

万物新生(爱回收)登陆纽交所;转转融资5.5亿美金;二手奢侈品平台胖虎、只二、妃鱼均获数千万融资。

2021年二手电商交易规模突破4000亿,行业总融资58.1亿元,对比2020年的11.8亿,似乎大家都想抢在窗口期关闭前分一杯羹。

但在这个巨大市场面前,各家却有苦难言。

 

二手电商山头林立

目前来看,闲鱼、爱回收和转转三家平台占据了市场大头;3C数码有背靠巨头的回收宝和闪回收;二手奢侈品市场有妃鱼、红布林等。
 

 主要二手电商平台的主营品类及模式,来源: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闲鱼是全品类平台,转转则覆盖了大部分主流品类,除此之外其它都是垂类平台。从模式上看,主要分为C2C、C2B2C两大类。

一般物品价值低,除书籍等标化的少量类别外,大都采用C2C模式,如闲鱼和母婴二手平台花粉儿。

二手奢侈品单价高但极其非标化,平台充当买卖双方的中间商,主流采用寄售制C2B2C模式。

如妃鱼、红布林和只二,都是由卖家寄给平台代卖,平台赚取佣金。胖虎是从服务小商家起家的,线下参与较深,所以回收制和寄售制都在做。

手机3C类品牌集中,单价适中,均采用回收制C2B2C,B端参与度深。

除转转是一站式平台外,其它玩家大都把回收和销售分开,用C2B平台收货,用B2C平台再销售,也有部分货品通过B2B平台卖给小商家赚取差价。

例如回收宝做回收,可乐优品做再销售;爱回收用拍机堂做B2B拍卖。

那么,全品类与垂类平台究竟谁更有想象空间?

 
 

闲鱼断了C2C的路

 

闲鱼是二手电商中的异类。

作为唯 一的全品类C2C平台,闲鱼承诺永不抽佣,其盈 利模式也一直成谜。但如果把它放在阿里的大生态里,就能明白其战略定位的“邪恶”。

近几年频繁大促和“种草”盛行,助长了冲动消费,也繁荣了二手交易,有句行话叫,“双十一的尽头是闲鱼”。

闲鱼充当的角色是,把淘系外流的交易收归到生态圈内。

一件商品只卖一次,不如让它在生态圈内流转多次,产生的经济价值将成倍增长。

支付宝是首先受益的,假设所有一手电商物品,都到闲鱼上再交易一次,支付宝的资金盘子就会翻倍,菜鸟体系也是同理。

“一键转卖”如此方便,“买买买”还用犹豫么?这也反哺了淘宝天猫。

“天猫剁手,闲鱼回血”,已成为Z世代的生活方式。

从这个角度就能明白,闲鱼为什么要花力气建社区。因为基于物品的用户社区越活跃,粘性越强,越垂直,变现的潜力就更大。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微商、小商家在咸鱼卖一手货,平台方却不过多干涉。

更有甚者,闲鱼上早就形成了各种灰色产业链,涉黄、假货、盗版、诈骗、催帐、刷单、走私,能想到的应有尽有,近乎于“中国暗网”,平台方始终没有下大力气整顿。

 

种种乱象导致闲鱼的口碑并不好,每年都上榜投诉量第一。口碑差还赚钱难,阿里似乎也并不在意。

但闲鱼立下的规矩,几乎把其它C2C平台的路堵死了。

 

转转、爱回收的零和博弈

 

线下柜台收手机,都采用买断的C2B回收制,爱回收、转转都是靠信息不对称赚价差。 

例如,转转近两年转型做3C数码的官方回收(C2B),而回收来的手机在采货侠上拍卖给小商家(B2b)。通过平台验货认证的商家产品,又放到转转上出售(b2C)。这形成了C2B-B2b-b2C的模式。

听起来似乎很有效率?但其实回收制,存在天生缺陷。

这种模式资金占用量大,对平台的供应链和运营精细化要求也很高。规模越大,对物品处理和流转效率的挑战就越大。

爱回收的存货周转天数,虽然已从2018年的68.5天一路减少到2021年的17.6天,但现金流压力仍然很大,依赖融资输血。

 

 

 来源:万物新生2021年财报

要知道2020年爱回收GMV只占二手电子交易的6%,而压缩周转天数已近瓶颈,如果还想持续高速增长,势必进一步增加现金流出。

为了减少现金压力,平台方有很强的驱动,对卖方压价,导致市场回收价格越来越低。

黑猫投诉2021年度红黑榜显示,我国二手电商领域2021年有效投诉量超20万,较上年增长102.67%。

关于转转的投诉,有4万多起,其中关于验机故意拖延、报告不准确、恶意压价等接近2万起。

平台预估时报高价,回收时以各种理由压价,已成业内常规操作。本质原因在于,回收制下的平台,既在当裁判员,又在当运动员。

当平台成为最 大的二手商贩后,和买方及卖方,就是零和博弈关系。靠对卖方压价、对买方抬价来挣钱,自然损坏口碑。

压价影响市场份额,不压价又影响毛利率,最终会陷入两难困境。

二手3C产品非标化,信息高度不对称,因此最 大的交易成本就是信任。而线上化却加剧了这种割裂,爱回收的对策是回到线下。

截至2021年底,爱回收有1287家线下门店。手机不离视线,现场验货就给钱,信任感的确会比线上更强。

但这种重资产模,也影响了爱回收的盈 利能力,导致其亏损仍在增加。

 

 

 来源:万物新生2021年财报

当然,线下门店更重要的作用是,流量入口和品牌塑造,但对比传统商贩,所有3C回收平台,都对下沉市场一筹莫展。

小镇商贩获客渠道是朋友圈,靠的是熟人关系网,信任感远超线上。

而爱回收直营和合作门店中,三线及以下城市的门店数,占比不足一半。线下商贩掌握着七成以上二手数码交易份额,长期内仍是市场主流。

 

二奢电商高佣金劝退客户

 

二手奢侈品平台不约而同都采用了寄卖制,主要是因为二奢品单价高,如果把资金都用于回收,就很难迅速扩张。

这一模式虽然更轻,但对平台的运营能力要求更高。

二手奢侈品正品率不足三分之一,而且还在逐年降低,所以平台方主要把资金用于建立信任体系,解决假货问题。

 

信任体系的关键是鉴定能力。妃鱼、红布林、只二等平台均宣称,与中检奢侈品鉴定中心和国溯中心合作,提供权威鉴定服务。

但目前行业仍未形成统一的成色鉴定标准,定价公允性比手机差,高值品退货率高达30%。

行业高速发展,带动了对奢侈品鉴定人才的需求。国内这一职业人才奇缺,原因是培养周期很长。

奢侈品鉴定师拿证只是入门,至少要经手鉴定3-4万只二手奢侈品包包,才有机会成长为高级鉴定师。

稀缺的成熟鉴定师就成了抢手货。招聘网站上奢侈品鉴定师平均月薪在13k-25k之间。做外单的话,每单鉴定费在百元到3百元不等。顶 级鉴定师年薪可达百万。

二手奢侈品一货一况,直播卖货能更直观展现商品成色品相,转化率远超图文介绍。如妃鱼有100多人的自有主播团队,红布林的直播运营团队也有接近200人。

直播卖货的成本并不低,胖虎的30多位主播只有一半自营,其余来自MCN。签约的MCN主播有6-12%返点。

鉴定费和渠道费这些成本最终都会转移到消费者身上。

只二和红布林,去年都把佣金比例从15%提到20%,各平台还通过补贴券、服务费等各色手段模糊价差,实际抽佣只会更高。

 

一旦佣金过高,导致用户流失,对二奢平台的伤害是致命的。因为老客复购就是命门。

二奢的单品流通频次,比手机电脑高得多,如果保养得好,一个包包可以转手数次,很多二奢买家也是卖家。

红布林买卖家重合率在30%-40%之间,而且用户复 购率高,只二80%的GMV都由老买家复购贡献。

依赖高佣金支撑的服务体系,终究难走远。

 
 

短期不会有赢家

 

垂类平台除了自身模式缺陷外,在增长模式上,完全拼不过全品类平台,如今获客成本越来越贵,过去那套“靠烧钱换市场”的模式行不通了。

全品类平台能高频打低频,而3C类商品都是低频交易,没有用户粘性,每次交易都可能转换到新的平台,这更挤压了垂类平台的生存空间。

有一结论应适用于大部分垂类平台:如果在一个接近成熟、头部集中的垂类市场,你还没有做到第一,就需要考虑卖身或是另谋出路。

而且,垂类第一和大平台刺刀见红,也不见得有什么好结局,被天猫打趴下的寺库,就是绝 佳案例。

但这并不意味着,全品类平台就可以高枕无 忧。

譬如闲鱼,虽然堵了C2C的路,但其自身盈 利模式一直不明,再加上身处阿里的“沙漠”生态里,其作用永远都是为阿里的核心业务淘宝造血。

业务属性相同,沦为下一个虾米倒不至于,想出头却很难。

 
参考资料:
1. 存量经济时代,循环消费享共同富裕,华泰研究
2. 掘金万亿闲置经济,二手电商快速崛起,申万宏源研究
3. 中国二手电商行业洞察2021,易观分析
4. 中国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行业研究报告,艾瑞咨询
5. 闲置市场规模破万亿,二手电商迎来循环经济红利,光大证券
6. 2019年循环电商白皮书,鲸准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33249-1.html

哈尔滨服装厂              哈尔滨玉版师工作服

202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