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尔滨玉版师服装厂官网!
13796007476

主页 > 企业新闻 >

哈尔滨服装厂阅读直播电商,告别大主播时代

发布时间:2022-04-03 14:15

           欢迎访问哈尔滨服装厂              哈尔滨玉版师工作服的官网
  去年还非常火爆的直播带货行业,在今年突然哑火,像是突然按下了暂停键。

最为明显的信号,就是大众们熟悉的几大主播,在短短一年内相继淡出了直播间,而以往每次大促都会公布的带货榜单,也久久没有出现过。

直播正在走向低调吗?这些巨大的变化,反映出了直播电商的新趋势。

直播间的大主播正在消失

曾经的“快手一哥”辛巴,已经越来越少在直播镜头前露面了。

在经历过糖水燕窝事件和怒怼快手官方而遭到多次封禁之后,辛巴在2021年开始开始淡出直播间,并多次透露出退居二线的想法。实际上,辛巴也确实很少再“搞事”,直播的次数和时长也在不断减少。

从3月至今,辛巴的直播间仅开播了一次,如果在资讯板块搜索辛巴,搜到的结果也多是“疫情”“教育”等公益项目。现在的辛巴似乎真的已经退居幕后,而由其弟子挑起直播大梁。

去年12月猝不及防的偷逃税务曝光,令薇娅雪梨遭到了税务部门的重拳出击,这两位淘宝头部女主播不得不告别直播带货事业。抖音、微博、淘宝等各大平台账号被封,关于“大主播时代结束”的舆论观点也随之四起,正是从薇娅被全网封杀之后,直播带货行业的风向开始变了。

薇娅之后,很多人认为李佳琦再无竞争对手,或许能够承接薇娅“塌房”之后的流量,但令很多人没想到的是,李佳琦纵然已经成为“淘宝一哥”,粉丝流量却并没有很大的提升,而相反的,薇娅出事之后李佳琦甚至比之前更为低调。

今年以来,不少粉丝都发现,李佳琦也开始“远离”直播间。和以前全程站岗争分夺秒卖货相比,现在的李佳琦出现在直播间的次数和时长都越来越少,比如,在3月1日的“婚嫁专场”直播中,首先是6点开始由助播在直播间预热,直到7点半李佳琦才出现在直播间;在3月8日妇女节的“零食专场”中,李佳琦更是全程未出镜,其直播间里出阵的是三位零食区的女性主播。

有人认为,李佳琦团队和罗永浩一样,都意图降低大主播在直播间的存在感。此前,罗永浩为还债进军直播带货,在抖音做得风生水起,但其本人曾明确表示直播“不是理想和热爱的方向”,这或许意味着一旦债务还得差不多了,罗永浩就会逐渐退出直播,“交个朋友”直播间无法长期依赖其个人IP。

事实情况发展也正是如此,“交个朋友”直播间里除了罗永浩之外,还有许多其他主播出现。在去年9月份开始,“交个朋友”直播间宣布了进行7×24小时直播制,罗永浩只在固定的一个时间段开播,其他时间则由别的矩阵主播直播。之后,罗永浩出现在直播间的次数便逐渐减少。

薇娅被封杀,辛巴、罗永浩淡出直播间退居幕后,而李佳琦也开始远离直播间。四大主播的变故和选择看起来并不相同,但都指向了同一个变化:直播间里的大主播正在逐渐消失。

头部主播去名人化加剧

大主播退出直播间后,或者说意图退居二线的同时,都没忘记扶持自己的直播矩阵。相比于此前用主播的个人影响力撑起直播数据,现在大主播们更倾向于直播间“去明星化”“去个人化”,而助推直播间走向平台化、团队化与品牌化。

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直播间,一开始就避免了对罗永浩个人IP的过度依赖,借助罗永浩打响“交个朋友”这一招牌的名声,然后开始扶持旗下年轻小主播,打造直播矩阵,此后罗永浩开始减少出镜次数,“交个朋友”依然屹立不倒,罗永浩也能功成身退。

辛巴的“辛选团队”也是如此,致力于“去辛巴化”。和罗永浩不同的是,辛巴淡出直播的原因,或许和快手平台的压制有关。此前,辛巴对直播的态度还是非常热情的,即使在糖水燕窝事件之后,粉丝依然有很多,快手与辛巴的矛盾不断加剧,在被数次封号之后,辛巴也很快将自己的徒弟蛋蛋扶持了起来。

而被封杀的薇娅就更明显了,虽然也是迫于无奈,但前段时间的“蜜蜂惊喜社”出现,薇娅团队原班人马又回到了直播间,激起“薇娅复出”的舆论猜想。薇娅复出已经很难,不过她依然可以在幕后出力,借助原有的粉丝粘性进行引流,将其主播团队的直播间“蜜蜂惊喜社”做大。

据了解,蜜蜂惊喜社开播一个多月,数据就稳定在淘宝直播的前列,其粉丝量在短时间内就突破百万,直播数据也很快趋向稳定,目前已超过此前排在淘宝主播前五的烈儿宝贝和陈洁。

而雪梨团队也是如此,尽管雪梨已经不能亲自直播,但她之前的助理光光也在2月开通直播间“光光来了”,之后改名为“香菇来了”,与雪梨的新微博名“香菇姐姐”相呼应,也令粉丝非常确定。目前,“香菇来了”的直播间数据也很不错,稳定在三四百万的水平。

罗永浩和辛巴“去个人化”培养新的主播矩阵,逐渐退居二线,而薇娅和雪梨则是被封杀之后,用曾经的助播团队建立起新的直播间,凭借粉丝的信任,“流量转移大法”较为成功

李佳琦虽然还未从直播间“消失”,但其减少直播时长,让助播更多地出现在直播间,并在微信小程序上开通了“所有女生会员服务中心”,这些举动都反映出,李佳琦以及背后的美ONE,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减少对李佳琦的依赖,而更注重于李佳琦直播间的“平台化”。

无论是助播还是小程序,虽然都和李佳琦相关,但都在淡化李佳琦的个人色彩,开始打造品牌。

可以肯定的是,平台、直播去名人化正在加剧,摆脱对大主播个人的依赖,不仅是平台的倾向,对主播个人和MCN机构而言都是有利的。

对于平台而言,大主播直播间的去名人化可以避免流量过度集中于头部,话语权过高欺压商家等;对于mcn机构来说,培养主播矩阵,将直播间做成品牌,减少对主播个人的依赖,也可以很大地降低 风 险,一旦主播出事,直播间也可以继续运行;而对于主播而言,淡化个人IP色彩,更加注重团队,压力也会小很多。

总之,大主播时代已经落幕,直播间的新时代即将开启,“人海战术”将取代“个人崇拜”,直播间也会朝着平台、团队、品牌看齐。

告别野蛮生长,回归理性

直播电商告别大主播时代,看起来是平台和主播们的选择,实际上却是大势所趋。

近几年,直播带货行业野蛮生长,乱象丛生,随着监管部门的介入和引导,已经开始回归理性。一方面,直播司空见惯之后,消费者的新鲜感过去,对于大主播、网红达人的追捧也不再那么狂热,而更看重产品质量和服务,名人效应逐渐褪去;另一方面,监管部门出台了多项政策法规,对直播行业进行约束,平台也加强了监督和审核力度,去年开启的税务稽查,将多个大主播曝光,也摘下了大众对主播的滤镜。

此外,平台为了重新掌握和分配流量,也加大了对中小主播的扶持力度,而商家与大主播之间的矛盾也围绕着“最 低价”不断升级,为了摆脱对大主播的依赖,商家也开始了品牌自播,并得到平台的扶持,自播也因此不断加速,成为一大趋势。

同时,去年李子柒和MCN公司微念对簿公堂,双方损失不小,最近网红“浪胃仙”的出走风波,也让MCN机构开始摆脱对大主播个人IP的依赖,培养更多主播,打造直播品牌,分摊、降低 风 险。

多重作用之下,大主播只会越来越低调,直播行业一呼百应一夜百亿的个人神话,或许以后都不会再现了。未来直播将不那么倚重主播个人,而更加依赖消费者口碑和信任,要构建起这些优势,货品和供应链会是新的战场。

暴富的风口过去之后,直播电商进入2.0,走上理性和有序发展,这是一件好事。

————————————————

原文作者:电商行业

版权声明: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保留以上作者信息和原文链接。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33112-1.html

哈尔滨服装厂                哈尔滨玉版师工作服

2022.4.3